1. <var id="mvhij"><i id="mvhij"></i></var>
      1. 足球比分

        足球比分直播 籃球比分直播 足球指數
        足球賽果 足球賽程 足球資料庫

        國際足球
        英超 意甲 德甲 西甲 法甲 葡超 英冠 英甲
        意乙 西乙 法乙 日職聯 歐冠杯 歐洲杯

        中國足球
        中超 亞冠 中甲
        女足 足協杯

        足球百科
        球隊匯總 足球戰術 足球人物
        足球教學 足球知識 足球游戲

        足球比分直播
        德甲直播 意甲直播 英超直播
        足球錄像 國足直播 世界杯直播

        [足球比分網]保利尼奧發布了自己足球成長歷程的一封親筆信

        07-02瀏覽:  來源:http://www.bjeh.tw網絡收集整理

              足球比分網日訊,巴西球星保利尼奧近日在球星看臺網站(The Players Tribune)發布了自己的一封親筆信,信中記錄了他從剛剛接觸職業足球到如今成為國家隊主力球員的成長歷程,并透露了他是如何度過職業生涯的兩段低谷時期,言辭真摯而懇切。
              親筆信全文(官方中文版):
              梅西朝著我走過來。
              去年六月我們在澳大利亞和阿根廷踢了一場友誼賽。巴西隊剛被判了一個任意球,我和威廉還有另外一個隊友站在球邊上。任意球并不是要由我來罰,我只是誘餌。
              在這個時候,梅西突然徑直走過來看著我說:“怎么樣,到底來不來巴薩?”
              就這樣,毫無征兆蹦出的一句話,他說完轉過身走開了。
              我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如果你想要我,我就去!”
              我很少會在比賽的時候分心,但是從梅西跟我說話到威廉罰出任意球那一刻,我滿腦子都是 “他是認真的的嗎?他為什么要那么說?天吶,到底發生了什么?”
              當時我正在為中超聯賽的廣州恒大隊效力,沒人相信巴薩會對我感興趣。我覺得他在開玩笑,試著讓我分心,但是那只是場友誼賽,至于么?
              比賽結束以后,我把自己的球衣遞給安保讓他交給梅西,他從阿根廷隊的休息室出來,遞給我梅西的球衣。
              等等,這是真的嗎?
              但是當我們在澳大利亞的巡回比賽結束后,我返回到中國,完全沒有聽到任何轉會的消息。整整一個月過去了,我把這事給忘了。我當時在中超享受著踢球的樂趣。從七月份開始,我們開始聽到各種巴薩想要我的流言。
              我打給我的經紀人:“老大,看在上帝的份上, 能不能告訴我這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快瘋了!”
              他說:“嗯,這事有點復雜。有可能,也有可能不成。”
              我發短信問內馬爾:“兄弟,這是真的嗎?你有沒有聽說什么,我真的快急瘋了。”
              但是當時他自己也在轉會的水深火熱中,所以他也不確定。
              你們也知道現在的轉會是怎么樣的一個過程,完全不能相信任何東西。需要考慮的事情和因素有很多,說實話,我當時是真的很享受在中國的時光。我和我的妻子過著很舒適的生活,我在場上表現也很好。在巴薩轉會傳言開始之前,我一直很心滿意足。
              球員轉會期在八月就要結束了,我覺得沒有什么希望了。那個周末恒大正要踢中超決賽,我家里還有從巴西來玩的朋友們。
              那個晚上,我的經紀人打電話給我:“合同敲定了,但是你得來巴塞羅那簽字。”
              說實話,我真的不敢相信:“真的?巴薩要付轉會費嗎?你沒騙我吧?”
              “沒有騙你,是真的。但你明天一定要飛過來。”
              哦對了,這是凌晨四點發生的事。
              我說:“我明天到不了啊,我有朋友從巴西來。而且現在已經凌晨四點了。”
              “兄弟,咱們說的可是巴薩!讓你的朋友們跟你一起來。就坐下一趟航班,趕緊的!”
              就這樣,我打包了行李,去機場的路上我坐在車里望著窗外,腦海里想著… 梅西!
              說真的,如果你覺得我的巴薩轉會故事夠瘋狂,那你根本還不了解我。那只是我的人生中的第十章節,我的整個故事比這瘋狂多了。
              其實,我在19歲的時候,完全放棄了足球。
              大概有一個月,我都在家里抑郁不安。那是2008年的夏天,梅西正在幫助巴薩贏得那個賽季的三冠王,而我正在家里的沙發上發愁我這輩子能干什么。當時我剛從立陶宛還有波蘭踢完球回到圣保羅家里,但那是個讓我很受傷的經歷。
              我剛到立陶宛的時候還比較順利。我在維爾紐斯踢球,那是一個像在電影里面出現的中世紀小鎮,和在巴西完全不同,雖然語言不通,但是那個小鎮非常的寧靜。直到有一天,我正在鎮上和另外一個巴西隊友羅德尼走著,突然間有一群人走過來對我們挑釁。
              實話,直到今天說起這件事,我還是非常的氣憤:他們開始沖著我們模仿猴子的動作。
              我們當時沒有礙著任何人的事,只是想要去面包店而已。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經歷那樣的種族歧視,而不幸的事,那并不是唯一的一次。有時在大街上,有人會故意碰瓷挑釁,他們會叫我們各種不好聽的名字。在比賽的時候,對方球隊的球迷會發出猴子的聲音而且向我們扔硬幣。那是一種令人惡心的感覺,難受極了。
              我知道我們在異鄉生活,所以我們嘗試著去接受,繼續生活下去。但是沒有人應該被這樣對待。那個賽季之后,我離開立陶宛去了波蘭,但是那段經歷已經對我傷害很深,我也感到很孤獨。我為了能給我的家人一個更好的生活在17歲的時候離開了家,但是兩年后回到家的時候,我卻對足球感到失望至極。
              于是我對我的父母,前妻,和經紀人說:我不踢了。
              我的前妻應該算是拯救了我的足球生涯,你知道她當時跟我說什么嗎?
              她說:“放棄踢球?那你還會干什么?你連換電燈泡都不會!”
              “我可以學啊,能有多難?”
              “但是你對得起你的父母嗎?對得起他們為你做的一切嗎?”
              她說的對。從我五歲開始就在Zona Norte的街上踢著球,我的母親從那時開始就一直陪著我。我小的時候,我喜歡踢球喜歡得晚上都睡不著覺,我會盯著墻想,天吶,我已經等不及到早晨了,就又可以踢球了。
              自從歐洲回來,我就失去了對足球的興趣和熱愛。但是我也知道,如果我放棄足球,會讓我的父母非常傷心,所以我想再試一個賽季。我真的是從最底層重新開始,在巴西的第四級別的聯賽的Pao De Acucar 隊踢球,這么說吧,那和歐冠稍微有點差別。我們時常坐八個小時的大巴,在40度的高溫下比賽。那個時候我對自己說:你根本沒希望了,應該去學學怎么蓋樓房之類的,因為足球根本不是你的路。”
              但是慢慢的,隨著每天的訓練和比賽,我的消極思想漸漸消失了,找回了樂趣。我從第四聯賽踢到乙級聯賽,然后到甲級聯賽的科林蒂安隊。
              也是在那里,我遇到了一個改變我一生的人,一個像父親一樣的人 : 教授蒂特。(巴西隊隊員們都管蒂特叫“教授”)每次說起他我都很激動,因為我和他之間的心靈相通到遠遠不止于足球。他能看著我的眼睛,就知道我好還是不好,無需言語。
              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可以讓你們知道我和教授之間的關系。科林蒂安2011賽季成績很好,我們贏了巴西聯賽以后,球員們開始收到一些合約,國際米蘭想要簽下我。
              而且令人抓狂的是,經紀人說我得在15分鐘內答復國際米蘭!當時我們正要訓練,我沖進教練的辦公室說:“教授,我不知道該怎么辦,這可是國米,世界上最好的俱樂部之一。”
              蒂特說:“聽著,這是你自己的決定。當然我想要你留下來,但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你去休息室想好后出來訓練。如果你要留下,就比一個拇指向上的手勢,如果你要離開,就比拇指向下。這樣我就知道了。”
              稍后,我打電話給經紀人告訴他我的決定,他不停的問:你確定嗎?
              是的,我確定。
              我走出休息室去訓練,蒂特看見了我,我故意等了幾秒鐘,想增加一點戲劇化,然后我比了一個拇指向上的手勢,告訴他我要留下。
              他長吁一口氣說:“我還以為你要離開呢!”
              我在那里為蒂特效力了四年,那是我生活和職業生涯的黃金年代。后來當我在托特那姆熱刺的第二賽季遇到低谷期的時候,很多人都對我失去了信心,只有蒂特一直相信我。
              對了, 我要為我在熱刺隊那段時期說幾句。我真的對球隊,教練團隊還有球隊老板沒有任何不滿。那確實是我職業生涯期間很困難的一段時期,有些時候我甚至不想離開倫敦的公寓,無法上場踢球讓我感到非常的焦慮。對于一個足球運動員來講,無法上場比賽,如魚離水,無法呼吸。不知道為什么,我就是沒能成為波切蒂諾戰術中的一部分。我想我可能不太符合他的戰術哲學,但是我們并        沒有任何的爭吵。于是有一天,我見了球隊老板并且告訴他,如果他們接到一個和他們當初引進我的時候花的差不多的報價,那我想要離開。他們對此非常的理解。
             那個夏天,熱刺收到廣州恒大的報價,于是我想:為什么不呢?
              我的朋友們都覺得我瘋了。
              他們給我發信息:“中國?你要在中超踢球?”
              我回復道:“是的,中國! 為什么不!”
              丹尼·阿爾維斯有句話幫我度過了低谷。他說:“我們只是在雨中踢球的孩子。如果碰到不順的時候,又能怎樣呢?是世界末日嗎?不是的。那我們就去別的地方踢球好了。”
              我在世界各個地方踢了一輩子球,如果說我學到了什么,那么就是要學會享受。真正的享受你做的事情,是你在晚上睡不著的時候會盯著墻想,天吶,我已經等不及到早晨了,就又可以踢球了。
        當你真正享受踢球的樂趣的時候,才會發揮的好。如果你每天都很低落沮喪,就算是在世界上最好的俱樂部踢球,又有什么意義?人們說在我轉會到恒大的時候,我的職業生涯就此結束了。但是你想想,曾幾何時,當我在巴西坐著長途大巴在第四聯賽踢球的時候,根本沒人知道我是誰。我感覺這世界上根本沒有我的一席之地,無人知曉。
              所以說,我要去中國為斯科拉里效力,有什么不好嗎?我是真的很興奮,真的。
              當然,那個時候,我對能再次征戰世界杯沒有報任何希望,我也完全沒有想到有朝一日能加盟巴薩。我能想的,就只是每一天都好好踢球。2016年當蒂特被任命為巴西國家隊主教練的時候,我是真的很為他高興,因為他確實值得得到那個職位。當我們還在科林蒂安的時候,我經常跟他說,“教授,你總是談論哪個球員有多么當之無愧。其實,我知道如果哪天你被任命國家隊主教練,你才是真正的當之無愧。”
              但是說真的,我并沒想到他會召我入隊。
              有一天,蒂特派他的兒子馬特烏斯到中國來看我踢球,恒大當時成績很好,贏得了很多冠軍,我覺得他們就是對我在中國的生活很感興趣,想知道 “保利尼奧在中國到底怎么樣?” 這件事情又是一出有意思的故事,當馬特烏斯抵達的時候,我告訴我的妻子 “芭芭拉,你一定,一定要確保他能按時到賽場看球。因為有的時候很堵車,而且去球場的路線也比較復雜,但是我一定得讓他看到我比賽。”
              越怕什么來什么,那天怎么都打不到車,他們后來竟然打了一輛摩的到的球場,想起來就覺得可笑。那天比賽,我沒有想要使勁表現。就像平常一樣踢球,因為我知道,“他們是懂我的。”
              那場比賽以后我等了又等,沒有抱太多期望。幾個星期以后,我被召集到國家隊備戰世界杯預選賽訓練營。
              所有媒體都在說:“蒂特為什么會召喚保利尼奧? 他只是在中超踢球!”
              蒂特給了我一個能向全世界展現我自己的機會,我不再是那個無人知曉的保利尼奧。我認為我在預選賽期間多次證明了自己的價值所在。足球比賽,每一秒都有可能發生很多事情。我也許并不是最具技術型的球員,但是我總是能在至關重要的關頭發揮作用。你必須要有隨機應變的能力,你要全身心在其中,抓住每一個機會。
              蒂特在訓練的時候經常說的一個笑話,他會看著這些出色的球員,比如內馬爾,庫蒂尼奧,赫蘇斯,馬塞洛,說:“在進攻的時候你們還是要時刻準備好,雖然我們知道每一次反彈球都會飛到保利尼奧那里。”
              他們總是說球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找到我。
              我反駁道:“ 不是這樣的,教授!你不是總說要當之無愧么,那就是時刻準備著要進球得分!”
              我入選國家隊世界杯大名單的時候,那是一個不僅僅對我個人,更是對我的家人來講的激動時刻。
              但是我想分享一個不為人知的事情。很多局外人會說:“哇,你從中超踢到了巴薩,真是個令人難以置信,奇跡般的故事。”
              事實上,我人生中最令人焦心的時刻發生在我簽約巴薩之后。當時,我的妻子芭芭拉正懷著雙胞胎,預產期在十二月圣誕節前。但是十月份的一天,她說她疼的不行了,讓我馬上送她去醫院。她不是一個因為小事情就去醫院的人,所以我知道肯定很嚴重。
              醫生做了一系列檢查之后,芭芭拉就被直接送進了重癥病房。我們的雙胞胎瀕臨早產,但是當時只是孕期的第28周,情況非常危險。醫生想要讓芭芭拉再堅持至少兩周才生產,那樣嬰兒的肺能長好。
              我記得打電話給在巴西的父母:“會發生什么?他們能生存下來嗎?”
              我真的很害怕。
              但是我的妻子像個勇士般堅強。她就那樣堅持了7天,14天,20天…
              很多個夜晚,我都在她病房的椅子上過夜,但是第二天我還要繼續踢球比賽。10月30號那天,我們在歐冠聯賽要對陣希臘的奧林匹亞科斯,我沒法選擇,還是踏上了飛機去比賽。
              那天晚上,我接到妻子的電話,我們的女兒索菲亞和兒子佩德羅,出生了。
              她堅持了21天。我不停的哭,我真的很想見證他們的出生。但是最重要的是他們平安的降臨到這個世界上了。
              他們在醫院的新生兒保溫箱待了兩個月,因為出生時還沒有足夠的健康強壯。那種時刻你會意識到,足球是微不足道的。大家都在說我在巴薩表現的有多出色,但是對我個人來說,那是個很煎熬的時期。有時在準備訓練的時候,我的腦海里想的都是我在醫院里滿身是導管的孩子們。
              我真的要感謝我的妻子,她是真正的英雄。我?我只是踢足球而已。她卻為了我們的孩子的生命而堅持奮斗。當孩子們處于危險的時候,母親們有著無與倫比的力量。
              終于在12月23號,索菲亞和佩德羅回家了。
              那是我收到的最好的圣誕節禮物。
              人們聽到我的故事,總會說:“你是如何從中超踢到巴薩,然后到世界杯的?你能解釋一下嗎?”
              我也不知道。足球是項跌宕起伏的運動,時常出乎意料。在很大程度上,我現在還是那個到達中超聯賽前的保利尼奧。從中超到巴薩確實很不可思議,但是并不算是個奇跡。不是什么生死攸關般的大事,這就是足球而已。
              真正的奇跡,是每天當你回到家里,無論比賽結果如何,你的孩子們都能看著你,用閃耀的眼神說:嗨,爸爸。

        ? 您可能還會喜歡以下相關比分數據參考:
        ? 更多的
        足球比分直播籃球比分直播在線觀看,請點擊瀏覽!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匿名發表

        最新發表

        相關文章

        广西11选5玩法